400-070-1898
用户分享
10多年跟耳朵“较劲”的我,从来没听得如此清楚过

强噪音下“安静”聆听

图1


10多年来一直跟耳朵“较劲”的我,从来没听得如此清楚过。

40岁的时候,因为发烧注射链霉素导致听力下降,我就开始了漫长的“听觉煎熬期”。最初高频还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差,到后来低频也逐渐变差。即便如此,之前我都没戴过助听器。那时候,靠残存的听力还可以听到。但后来就不行了,根本听不清,只好在右侧佩戴助听器勉强支撑,再后来上班时候,戴助听器也力不从心了,声音听起来很失真,直到实在影响我日常生活时候我选择美国人工耳蜗植入了。那年是2016年。

当时我很犹豫,不知道该选什么牌子的好。我琢磨着,这么多年都听得不好,既然决定要做人工耳蜗,就一定要做个最好的,不能再对付着了。于是,我下足了功夫,做了很多研究,综合比较了很久,最终选择了美国人工耳蜗,选择了当时最新款美人鱼。

术后的听力,清晰度提高了太多,让我从生活到工作,从日常交流到社会交际,都变得热情和自信起来。但我发现,在比较嘈杂的环境下,或者相对空旷的地方,如果对方说话声音小,我就会听不太清楚。

当然,这对耳蜗佩戴者要求有点苛刻,正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未必听得真切,但也许正因为做了耳蜗,才对自己要求更高,希望能听得更好吧。我是怀揣着这样的心情结识“美人鱼”的。按理说,术后两年就升级处理器,在很多耳蜗人士眼里可能挺没必要的。因为是新上市的设备,我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进行了试戴,结果,一试就爱上了。特别是,当左耳没听力的我佩戴上了一款“美人鱼”的小伙伴CROS智联对传器之后,感受到了很多神奇的效果。

试戴那天,现场特别吵,一屋子孩子又跑又闹,调机老师给我戴好CROS,告诉我这是一款收音麦克风,可以收集来自左侧的声音,并将之传给右耳的“美人鱼”Q90中。随后, 现场工作人员开始大声播放不同类型的音乐,售后姑娘站在我左边小声跟我聊天,那么吵的环境,她说的话我全能听清,这在之前根本是不敢想的。

带给我巨大震撼和反差的是“美人鱼”和CROS共同实现的一个功能——立体声聚焦。 超强的聚焦,让坐在我对面的调机老师声音凸显,而周遭闹哄哄的环境音和杂乱的音乐声瞬间变得很小,就像在安静环境下听到的声音一样,清晰度太高了。

戴着“新朋友”回到家,我得到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体验,周围的人说话都提高了“纯度”,这让我真的体会到“耳目一新”。我还试图找一些生活中嘈杂的环境来感受和适应二者带来的“立体声聚焦”功能。比如,我到孙女儿的幼儿园去接她下学,我把她带到孩子跑来跑去嬉戏玩耍的操场上聊天,感觉很明显,周围的嬉笑声和幼儿园广播里放的音乐声变得很小,小孙女儿的声音变得很清晰;看着她和其他孩子一起玩,我尝试着听不同的声音,距离我3、4米远的地方,两个孩子在聊各自新买的水贴画,我竟然能听清,这让我讶异、欣喜,这搁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在佩戴“美人鱼”Q90和CROS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真切地感受到,它们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我着的生活,让我从应付生活、适应生活到开始享受生活。

慧霞
2018年9月11日


文章来源:领先仿生人工耳蜗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我和美国人工耳蜗“美人鱼”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丨汲清于美 翩然生花

下一条

我和美国人工耳蜗的故事丨剑锋初磨砺 寒梅始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