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18年后对侧植入 开启聆听世界的第二把钥匙~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美蜗用户

张艺萱 21岁 来自新疆石河子

 先天性感音神经性聋 2001年、2019年分别植入了双侧美国耳蜗  一侧和美、一侧美人鱼Q90


我是在出生后一岁左右被家人发现有听力问题的。细心的爸妈发现,家里电话铃声响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被它吸引或吓哭过,而且,同龄的孩子差不多都开始说话、冒音了,我却还不会。
身为医生的爸爸为了让我听到声音,四处打听,寻求治疗方式。在一次爱耳日的电视节目报道中,他偶然了解到了 人工耳蜗,于是,他毅然东拼西凑了高额的产品费,马不停蹄地带我去了北京。
所幸,赌对了,1岁半那年,我及时地在左侧植入了 美国AB人工耳蜗,使用和美处理器。在父母耐心的家庭语训下,我健康、快乐地成长,和正常孩子没有不同。


小学、初中我都是安然度过,到了高中,学习内容变得更加复杂,我面临的学习、生活环境也更加多变,我明显的感觉到,单靠和美这一侧的人工耳蜗,渐渐无法满足我听说话语速快的老师授课、比重日益增加的英语听力考试等需求。

于是,在高考结束后的2019年6月,时隔18年后,我们一家再次来到北京同仁医院,为我的右耳也植入了美国AB人工耳蜗,并选择了新上市的美人鱼Q90处理器。


手术前,我难免有些动摇,毕竟时隔这么多年,我也不再像儿时那么懵懂无知,顾虑也越来越多。担心万一新的人工耳蜗听起来不如旧的怎么办,万一我适应不了怎么办,万一手术出问题怎么办……忐忑了好几天。
幸好,我的同学、朋友、老师,在知道我到北京做手术后,纷纷赶来为我减压,班主任老师更是目送着我走进手术室,来自父母、师长、同学的关心和鼓励,让我信心百倍。
顺理成章地,手术很成功,一周后,我回到家乡,半个月后,右侧开机。


我不得不承认,开机那一瞬间,我是崩溃的。满脑子滴滴滴的声音,和左侧和美听到的声音截然不同,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和我说着一种我根本听不懂的外语。

调机师让我戴着“美人鱼”到外面走走、听听、感受一下。我只走了一个十字路口,就忍无可忍地把它摘下来了,第一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三个月后,我步入了大学校园。每天写作业的时候带着美人鱼Q90,我已经开始慢慢习惯它了,开机时的滴滴声变得不太一样了,我可以分辨出有人说话还是有人关上了门。

开机后六个月,调机师给我预设的五个程序我都听完了。可惜不幸赶上了疫情,我没办法去调机,听到的感受一直局限于听出来声音不一样,但是听不出来声音的具体内容,好在滴滴声没有了,有点儿声音的意思了。


到了2020年4月,在北京调机师的远程协助下,我在乌鲁木齐进行了调机,感觉比之前又好了很多,希望以后的日子“美人鱼”能带给我更多惊喜。
在植入对侧、佩戴 美人鱼Q90的大半年里,我有幸参加了中国听力协会在学校举办的一次会议,让我受益匪浅,并在会后找到了其中一位研究员。起初,我以为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学术大咖是不会理睬我的,可那位研究员很认真地听完了我的困惑,并解释说,因为我从小到大近20年来,右耳一直没有听到过声音,大脑功能和对言语的分辨、理解能力都出现了退化,植入人工耳蜗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唤醒它、激活它,让它在“沉睡”了20年后重新为我工作……听了他的话,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慢慢来吧,一切都会好的!
目前,我在南京的东南大学读大一。中考的时候我以690分的成绩(满分750分),通过了新疆高中班政策下的内高班选拔考试,被北京的高中录取,并在北京参加了高考,这让我充满了自豪和骄傲,在 美国耳蜗的陪伴下,我不在是那个依偎在父母羽翼下的孩子,而是可以独当一面,可以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迈入更高学府、步入社会的有志青年。


植入人工耳蜗的小伙伴们,不必自卑,也无需自卑,换个角度来说,我们虽然不完美,但竟然可以和听力正常孩子平起平坐,甚至还有超越他们的可能,有什么可自卑的呢?!我们反而应该越来越自信才对! 在此,这祝愿各位蜗友听得越来越好,也希望我能早日驾驭 美人鱼Q90,期待它带给我的聆听奇迹!


返回
列表
下一条

十年磨一剑 砺得梅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