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爱的传递 从聆听开始~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美国耳蜗用户:王玉华  67岁 来自北京 2012年植入美国耳蜗  现使用和美处理器 


2007年8月下旬,是我人生中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可怕的变故。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从河北回北京的路上,突发耳聋,家人直接把我送到房山区医院进行检查,然后又转入海军医院,纯音测试的结果显示:右耳110分贝,左耳80分贝。
住了20多天院,尝试了各种治疗方式,耳聋没有起色。于是,在医生的建议下,我给听力损失稍轻的左耳验配了助听器。
我不甘心啊!出了院,又到别的医院用蛇毒治疗了3个月,真可算是用尽了办法,听力还是没有恢复。无奈之下,我被评估为耳聋二级,从此走入了听障群体的行列……这让我的工作、生活遇到了很大麻烦。
2009年,我从中国农村卫生协会的工作岗位上退休了。但却不甘寂寞,总想着尝试各种方法把耳聋治好,然而遍尝各种方法,依然没有效果。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查到 人工耳蜗可以补偿听力,但网上提到的都是国外的用户,我觉得必须看到、听到中国人的现身说法,才能让我信服。
2012年的2月,我来到了同仁医院耳鼻喉科做进一步检查,并了解 人工耳蜗事宜。在这里,我结识了美国耳蜗公司的人,还认识了北京的成人人工耳蜗植入者,也是一位和我年龄差不多的老大姐。
很快,我就跟她见了面,在她的述说中,我对 人工耳蜗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在耳蜗公司的安排下,又与同仁医院专家李永新主任见面,对人工耳蜗手术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加上家人的全力支持,我决定植入美国耳蜗
于是,2012年3月下旬,我在同仁医院进行了 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并非常顺利、成功的完成了。一个多月后,坐在开机的房间里,我很紧张,好怕听不到声音。调机师安慰我说,别紧张,肯定会听到的。戴上处理器,开机了,一下子,我的耳朵里就传来了声音,哇!好高兴啊!
接着,调机师又制造出纸揉搓的声音、敲桌子的声音,并进行拼音测试,我都能听到,这让我兴奋不已。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开始听《新闻联播》,当时能听懂“十八大”三个字,但只听懂这三个字远远不够。于是,我每天都坚持听《新闻联播》,听散文、诗歌。
等到开机一个月满,我再一次调机后,听《新闻联播》就能听懂一句完整的话了;第三个月调机后,我感到听《新闻联播》中好多内容都能听懂了;六个月调机后,邻居说我不打岔了……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这些进步是用汗水换来的,我每天不厌其烦、反复听别人说话,反复看《新闻联播》,是非常见成效的。因为植入人工耳蜗是重建听力,一天不练习听说,有些词汇就会听不懂,例如:公交车上报站名时,说的是天桥站,我听到的是天巧站。
通过不懈的练习,我跟家人聊天没有障碍,还能找蜗友聊天。最重要的是,植入 人工耳蜗后,我还实现了到农村看望乡村医生的愿望。从2014年至2019年,我自费去了河北、云南、重庆、湖北、广西、湖南等地,看望了被中央电视台《寻找最美乡村医生》栏目评选出的20位最美乡村医生。我为广西的两位最美乡村医生(一位是换肾者,一位是肾透析)捐钱、捐物;我组织了一些老人,捐助云南两位失学的孩子重返校园,目前两位孩子一位在读初中,一位正在读高中;我为失聪的孩子和留守儿童捐款,为植入人工耳蜗的孩子免费钩耳蜗套,为在北京通州康复的耳蜗孩子送衣上门;我还参加残联组织的各种活动,在会上分享自己的效果和体会;我还去医院看望人工耳蜗手术患者,帮助他们树立信心,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人工耳蜗是我们回到有声世界的最佳途径。
现在,我的老年生活过得非常开心,参加了社区的梦幻舞蹈队活动,平时和社区里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一起跳舞、玩摄影等。 人工耳蜗不但让我回到了有声世界,和正常人一样享受生活,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只要我们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就能变成美好的人间。
作为一位植入了 人工耳蜗的老年人,我衷心地希望我国可以把人工耳蜗植入和产品升级纳入医保范畴,让听力损失的成人享受到更多国家利好政策和福利。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重获新声 我的未来不是梦!

下一条

当梦想照进现实——开机十日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