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奋斗阳光下 聆听世界声 做自己的太阳!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美蜗用户 :刘屹涛 19岁 来自湖南 先天性耳聋  

7岁植入美国耳蜗 曾使用PSP、和美处理器   现升级美人鱼Q90处理器,对侧佩戴Link助听器


在宽敞明亮的大学校园里,课上听着老师传道受业解惑,课下与同学们讨论专业知识,时而还与三五好友分享摄影小技巧……这一切再普通不过的日常,对我而言格外珍贵。

因为我知道,这一切,来之不易!

2001年夏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全家人就对我寄予了厚望。大家都认为,我的人生和其他孩子一样,上幼儿园、上小学,进入初中、高中,然后进入自己喜欢的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买房、买车、结婚生子什么的。

可命运就是这样,在我一岁时候,妈妈发现我跟其他孩子不太一样,对声音没反应,也不会说话,于是就赶紧带我去医院进行了检查。最终确诊为先天性耳聋,双耳都达到了极重度听力损失,左耳90分贝,右耳几乎引不出来了。

这个消息对我的父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诊断,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戴助听器能行吗?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孩子还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开口说话,正常交流吗?

从那之后,我的人生变成了一个盲点,还没开始看到光明就提前陷入了黑暗,那段日子,父母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和不确定,带着我恐慌地一路前行,面对未知。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屹涛的摄影作品


为了让我尽快听见,2002年,父母就给我佩戴了双侧助听器。

那时候,一个助听器要8000多。这让一个本来生活很富足的家庭一下变得不堪重负,父亲甚至变卖了他最喜欢的摩托车,给我配上了最好的助听器,到专业的康复机构进行言语康复训练。

可惜,我的听力损失太严重了,使用助听器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听不清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因为听不清,导致学说话也是困难重重,词汇量非常少,发音含糊不清,经常让父母感到很失望。好在,听力不好,其他器官就变得异常灵敏,看唇语成了我交流中的一项重要技能,就这样,跌跌撞撞长大。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小时候听不见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出去的时候经常听不见汽车喇叭声,差点被车撞;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家里玩儿,不小心撞到拿着热开水的奶奶,滚烫的热水瞬间烫伤了我的皮肤,当时昏迷了好几天。


就这样到了六、七岁,我的生命终于迎来了一丝曙光——父母从别人口中了解到了人工耳蜗,这项可以让耳聋的人恢复听力的仿生科技。

那时候的互联网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们也无从深入了解人工耳蜗到底是什么,做人工耳蜗的人也很少,周围也极少有人知道。为了让我重获听力,父母到处打听,四处求解,查找资料,对比选择。

两个月后,因为美国耳蜗的技术能让使用者听到的声音更接近真耳听到的自然声音,父母为我选择了美国耳蜗,当时使用的是小盒子一样的PSP声音处理器。这个决定,给了我重获新“声”的先决条件。

其实我这18年的历程跟钢铁侠挺像的,选择植入人工耳蜗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改变人生,让我能掌握自己人生的开端。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手术那年我7岁,那时候对医院和手术完全没有概念,也不知道害怕,只记得在医院过得很开心,跟隔壁病房的小朋友经常一起玩,也跟同一个病房做咽喉手术的爷爷结成了忘年交,天天蹭他子女送来的笔记本电脑看动画片,还时常和爷爷去楼下花园遛弯。


术前做了很多检查,CT、抽血、心电图、测量体重等等,检查的过程已经模糊了,但记忆犹新的是父母经常会和医生沟通,询问我的检查细节和术前、术后的注意事项,非常紧张。


我的手术很顺利,伤口恢复得也很快。开机后,为了帮我加强语言康复,家人为我付出了很多,尤其是妈妈,为了能让我更快、更准确地开口说话,花了很大精力和心力在我的身上,连咽喉都生出息肉了。


父亲也因为我要做人工耳蜗手术,把之前经营得好好的幼儿园和车都卖了,只好背井离乡,在外打工挣钱。后来,因为放心不下我,也把带我去了外地。我一直生活在县城,哪有什么城市的概念。在大城市的生活并没有感觉有多美好,反而很想家,想念老家的夏日和舒服的凉席。爸爸租的住处条件很差,卫生间还有蜘蛛常驻,不过有了那些可爱的小蜘蛛,家里竟没有闹过蚊子。


那时候,社会还不能完全接纳有听力损失的人,当地很多小学都以招生已满为理由拒绝了我,不过好在,在父亲的努力下,我还是顺利进入了普通小学。


到小学五六年级,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开始慢慢回暖,父母又商议着给我换了第二款声音处理器——和美。


戴上它的时候,跟我做完人工耳蜗后开机一样兴奋,因为我再也不用背着笨重的小盒子到处走了。和美的体积不但比PSP小巧了很多,听得也更好了。自此之后,我也找到了自己的爱好,开始发挥自己的才能。在学校,我能主持节目、表演节目,喜欢健身、写作,并且还在写作方面得到过教育局颁发的奖状。


常年成长于黑暗,一点点阳光就能让我重新活过来!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到了2018年我开始上大学,父母又给我升级了美人鱼Q90声音处理器,对侧佩戴了Link助听器。这是一个质变。

它独特的双耳模式,让我从此结束了不敢跟陌生人交流和接打电话的日子。这种感觉很奇妙,以前有时候听不清,也听不懂。但“美人鱼”的双模式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用双耳聆听这个世界,立体,也清楚。

而且,“美人鱼”的降噪也很棒,在一些噪音很大的环境里,比如说乘坐观光缆车,我依然可以很轻松地跟别人交流。接打电话的时候,只要在不是很吵的环境下,也很顺畅,和对方交流没什么压力。

而今我正在读大三,学的是宠物医生专业。可能对于很多人听到这个专业都有些意外,在我看来,之所以会选择它,是因为我很喜欢拿着柳叶刀救死扶伤的感觉,而且我又很喜欢小动物,救助动物让我很有成就感。同时,这个专业不会像医科压力那么大,我还可以兼顾最爱的摄影爱好,因为我现在已经开始接受职业化的摄影师培训了,校园生活非常开心、充实。


从2002年发现耳聋就开始积极治疗,到2008年植入了人工耳蜗,再到如今的2020年,18年的聆听之路,走得很艰难。

虽然我很年轻,但在人工耳蜗的使用和聆听经验上来说,也算是个资历比较“老”的“过来人”了。我想对大家说,希望是一直是存在的,奇迹也是一直存在的,只要有不屈服命运的勇气,属于我们的曙光终将到来!

很幸运地,我已经完完全全在阳光下了,也重新从命运的掌控中夺过了自己人生控制权。我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有自己想要的一切,也有自己喜欢的偶像,更有自己梦想。

未来的路虽然还很漫长,但并不渺茫。希望未来的我能有诗和远方,我要在有限的生命中,创造更多无限的可能。因为,没必要在乎天空的阴霾,我就是我自己最大的太阳!

返回
列表
下一条

那些年,那些事——追寻声音的步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