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借人工耳蜗的翅膀,听世界多彩的声音~

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美蜗用户:罗静 来自广西 大前庭 儿时外伤后出现听力下降 目前一侧使用和美处理器,一侧佩戴美人鱼助听器



我爸说,我一岁时会叫爸爸妈妈,有录音为证。大概两三岁时,我的头部受到过一次猛烈撞击,至今额头仍有疤痕。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出现眩晕及听力下降,每次眩晕出现,听力都会下降一些。

爸妈第一次陪我验配助听器,是在初中。当时听力已经下降到左耳60分贝左右,右耳80分贝左右,于是我们选择给左耳佩戴了助听器。戴助听器虽然能听到声音,但听得不是很清晰,效果并不理想。上课的时候,我一般坐在第一排,更多是看唇语,再结合听到的一部分声音,能听懂80%,很吃力。

这样一直坚持到高考,高考之后,爸妈带我去北京治疗耳朵,在同仁医院作了全面检查,我的医学影像检查报告显示:双侧前庭导水管扩大。当时才知道,我有大前庭导水管综合征。

      2003年,我在北京的301医院评估了听力。当时觉得人工耳蜗技术在国内还不是很成熟,加上我还有一部分残余听力,所以医生建议我验配当时比较好的一款3D全数码助听器,我接受了这一方案,听的效果确实比以前好太多。

      这款助听器陪了我14年,见证了我求学、工作、结婚、生子的全过程。然而,由于我的听力在持续下降,左耳重度聋,达到了76分贝;右耳极重度聋,达到了110分贝,这款助听器渐渐满足不了耳朵的需求了。于是去年5月份,我又给左耳重新验配了峰力美人鱼的大功率助听器,它的优越性能有效补偿了我的聆听。

      2016年10月21日,我的右耳植入了美国AB人工耳蜗;11月10日,耳蜗开机,至今已有3年多。

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我生完大宝的一年后,有一次上完夜班,突发眩晕,症状很严重,导致左耳听力大幅下降,右耳彻底失聪,至今没有恢复。听力锐减,极大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交流,于是开始萌生植入人工耳蜗的想法,并得到家人的支持。

2016年,我33岁,这一年也是我命运的拐点。9月,我开启了探寻人工耳蜗的聆听之路。因缘际会,我在一个人工耳蜗微信群里,接触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蜗友以及想要了解人工耳蜗的耳聋人士。大家在群里一起学习、讨论不同人工耳蜗品牌的技术优劣,以及聆听效果差异。

经过一段时间的甄别,我渐渐把目光聚焦到了美国AB耳蜗身上,无论是从性能、技术参数、售后服务等方面,美国耳蜗相比于澳大利亚、奥地利耳蜗更胜一筹,于是我选择了 美国耳蜗1J植入体以及和美声音处理器,植入完全听不到的右耳。

      2016年10月,我在广西南宁923医院办理了入院手续,做了CT、核磁共振、听力学检查等在内的3天术前检查。医生详细地告知我术前需要注意的事项,比如手术的前一天晚9点以后,不要再进食喝水。因为对做人工耳蜗手术,我之前已经做好充分的了解和心理准备,所以我术前的心情是平和的。

      10月21日早8点,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为我主刀的是张龙城医生。医生在我的脚踝处打点滴,心胸处粘贴仪器、检测设备。麻醉医生拿着呼吸罩盖住了我的嘴鼻,我闭上眼睛,吸了几口气后就失去了意识……

      手术过程中,我感觉灵魂似乎出窍了,出现在了家里。等回归到身体里时,第一感觉是头部在被捆绷带,不停地绕来绕去。我的灵魂仿佛被困在身体里,意识醒了,但使出洪荒之力,也睁不开眼,张不了嘴,动不了手脚。

      醒来时,已是下午2点。妈妈说我上午11:40被推出手术室,在术后监护室里,妈妈不停地拍打我的脸,我睁开了眼,很快又闭上了,心里抗议妈妈为什么总打我的脸,但又说不出话来,意识模糊。

      醒过来之后,才感觉腰酸背痛,有轻微的头晕,伴随耳鸣,偶尔还会感觉到耳朵里面有轻微缓慢流动的液体,一直睡不好。第二天,感觉好了很多,拔了尿管,睡眠也好一些了。接下来的几天,内耳有刺痛感,但胃口在慢慢恢复中,只是吃东西时舌头右边没有味觉,大概是半年后逐渐恢复的。

       术后第3天,我换了药和绷带;术后第5天,右眼周围有点浮肿,右耳有疼痛感,伤口在收缩愈合,最明显的表现是吐痰比较多,而且每次吐痰都有血,但这些都在能忍受的范围内;术后一个星期,我出院在家休养,调理身体;术后半个月后第一次洗头。

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2016年11月10日,是耳蜗开机的日子。此时,工耳蜗和我的右耳已经融为一体,不再有不适的感觉了。广州的调机师邱俐明帮我开机,我专注地配合他,对听到的声音作出反馈,测试里有低、中、高频的声音,我听得晕乎乎地想睡觉。调试完毕一开机,我彻底听不见的右耳开始听到呼啦呼啦的声音,接着,清脆的叮叮声,各种嘈杂的声音,比如街道的车流声都涌进了耳朵,不过刚开机,人说话的声音是比较像机器人的声音,听不太清楚,和左耳听到的自然声还是有区别。

开机后的几天,虽然右耳回到了有声世界,但一切的声音都很陌生,我在努力适应耳蜗带给我的体验。单独佩戴耳蜗,虽然能听到低、中、高频的各种声音,但人声内容的分辨率不高,生活中的交流,也要结合看口型才可以,电视声和手机的音乐声也听不懂。我曾经有意识地单独针对耳蜗侧进行过训练,但由于一直没有佩戴助听器进行过声音刺激,分辨率不高,能恢复到记事起右耳的听力水平,还需要加强训练。

但如果同时佩戴人工耳蜗和助听器,我听到的声音就很立体、很舒服,和人交流也比较轻松。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一直坚持人工耳 +助听器的双模式聆听,来面对生活,我也习惯并依赖这样的模式来聆听世界。

      如今,我佩戴人工耳蜗已有3年多了。2019年5月,我的左耳又更换了一款美人鱼大功率助听器,和人工耳蜗侧结合,聆听的效果简直让我惊喜!我不需要看口型就能听懂对方说的话,电话免提接听也没有障碍,听扬声器播放的音乐悦耳动听,和自然声无异。生活中各种各样千差万别的细微声音,我都能听到,也正是这样的双模式,让我处身于立体环绕的声音当中。

      有一次,我在房间处理工作,客厅传来妈妈和儿子的对话声,听到妈妈教2岁的儿子读颜色:“蓝色。”昆昆咿呀学语:“蓝——色!”奶声奶气的发音,逗乐了大人,我也不禁莞尔一笑,孩子多么可爱!

      如同此刻,我在写稿,夜深人静,拉上窗帘,我能听到窗外偶尔呼啸而过的车声,能听到附近建筑施工作业的机器声,能听到背后老公睡在床上的呼噜声,甚至楼下有人说话的声音……

类似上述的场景,还有很多很多。在做美国耳蜗之前,这样的聆听效果,我是享受不到的。就算只靠左耳助听器,不管是在生活还是工作当中,我都听得很吃力,毕竟已是重度耳聋了,助听器的补偿效果有限,所以我很庆幸自己做了美国耳蜗,重新聆听生活的乐趣。


    目前,我在广西日报传媒集团工作,虽然不需要采访或频繁地和陌生人沟通。但我所在的办公区很大,十几个人在一起工作,很多时候都需要各方协调沟通,日常的基本交流没有问题。

至今,我的人工耳蜗一共调了4次机,听力状态一次比一次好,听得更为精准。美国耳蜗带给我的改变,不仅仅是重回有声世界,更重要的是,它带给我自信和勇气,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生活、工作的交流,依靠双模式聆听,我可以坦然自若地谈笑风生。在家里,可以和爱人轻声呢喃,和孩子们快乐互动,好好地陪父母聊天,享受美好的亲情,拥有温馨幸福的家。

      这个世界还是很美丽的,我希望往后的余生继续和耳蜗相依相伴,借着耳蜗的翅膀,聆听世界美妙的声音。

      一路走来,我遇到了很多有缘的好心人,他们给予了我方方面面的帮助。在此,我要衷心感谢他们:兰家一、邱俐明、张龙城医生、王长佰、阮芳等人。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感谢你们!









返回
列表
下一条

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自信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