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美国耳蜗让我聆听世界的美好 更期待未来的精彩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美蜗用户 :梁峻闻  来自云南  语后聋用户  现上大二  2018年植入美国耳蜗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想到这样一件糟糕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2018年6月中旬,我突然双耳失聪。彼时,我正在云南国土资源职业学院读预科,突然意识到,戴着助听器也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了。

没错,在双耳突然失聪之前,我一直是戴助听器的。记得上五、六年级的时候,有一次班上的同学恶作剧,在我耳边大声地喊。第二天早上,我突然就听不见了,虽然后来又恢复了,但自此之后听力就一直不好。

所以,从上初中我就开始戴助听器,最早戴的是那种老年机,2014年中考那年开始戴内耳式助听器,有点类似MP3,但这两种助听器的降噪效果都比较差,在学校经常听不清老师和同学讲话,因为这个原因还差点辍学。要不是我父母一直在鼓励我,以及我自己的不服输和坚持,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双耳突然失聪,让我一下变得恐慌和无助。我把这一情况告诉了父母,父母知道后特别难过,我也很难过,但努力不让父母看到。

而后,爸爸替我向老师请了假,带着我去了云大医院附近的一家助听器店进行检测,“诊断”一下我的助听器是不是坏了,结果发现我的助听器并没有坏,坏的是我的耳朵……

随后,爸爸带我去了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经过检查,耳鼻喉科的医生建议我们去北京做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我们到处搜集关于人工耳蜗的相关信息,我爸也通过各种渠道学习、了解人工耳蜗的知识。他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他们的科技水平领先,所以人工耳蜗技术不会差,而且,我爸也希望给我一个好的将来,所以为我选择了一款好的产品。

手术前,我们其实很焦虑。一方面担心费用,另一方面担心手术会失败。我家在农村,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人工耳蜗的价格对我们而言实在太贵了;同时,父母又担心失败,万一做手术后听不见,那不是白花钱了!

然而,父母更希望我将来能和听力正常的人一样学习、生活、工作、交流,我的好朋友也劝我说,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如果不做手术,那以后怎么办?生活怎么办?……想到这些,父母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借钱给我做手术。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于是,2018年7月10日,我在北京植入了人工耳蜗


刚做完手术时,我感觉耳朵的位置有点不舒服,再加上吃不惯北京的食物,开始的一段时间我情绪不太好。但很快,耳朵的伤口就开始恢复,我的心情好起来了,也渐渐有了食欲。

8月16日是开机的日子。调机师一给声音,我就发现有声音了,这让我感到很开心,父母心里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了。不过,刚开机的那一段时间,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大部分声音都没有辨别出音调。

但是,我也并没有灰心,继续反复、长时间地练习听辨。另一方面,父母也不间断地跟我对话。此外,我还要求自己看着歌词反复听歌,直到听出来为止;每天坚持看新闻联播和各种新闻类节目;没事儿就拿起书大声地朗读……


不知不觉,我发现效果渐渐地好起来,让我能听到美妙的音乐,能正常地跟人交流,只要对方说普通话,语速不是太快,我都能听懂,甚至听语音也没问题。这让我的生活越来越有希望,不至于再过得那么残酷。

我现在学的是工程测量技术专业,上课听得还不错,实习训练交流也没问题。不过,目前在打电话方面感觉不太好,如果对方语速太快,又不是普通话,我听起来就比较困难;如果对方说得慢一些,我听得还是可以的。

我非常感谢父母为了让我听见这个世界,不惜一切代价来治疗我的耳朵;重获新生之后,我也非常感谢人工耳蜗这项高科技电子产品,真是我们这些丧失听力人的救星!

作为新一代的青年,我们不光要好好读书,更要珍惜当下,做对社会、国家有贡献的人,成为父母和自己的骄傲。我相信,通过不懈的努力,我的未来会越来越好。同时,也希望美国耳蜗的技术、服务越来越好,惠及更多有听力障碍的人。





返回
列表
下一条

用心感悟,用爱聆听——美国耳蜗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