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美国人工耳蜗使用者经验分享】人生的旅途永不停歇

进口人工耳蜗使用者照片

美国人工耳蜗用户:雪晴  语前聋  3岁开始佩戴助听器  15岁植入人工耳蜗  使用Auria处理器  今年9月升级美人鱼Q90处理器


      2019年对我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我的父母、朋友们都知道,去年我的人生遭到了一次比较大的打击,所以这一年对我来说,是身心恢复的一年,从原来工作中解放出来的我,终于有机会迎来了一场又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旅途的轻松与愉悦,让我整个人满血复活,精神面貌也大为改观。
      旅行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沉淀下来看清自己、感悟生命。所以,在旅途中我忽然发现,生命的每一天都是不同的。人们常说的珍贵的日子,是因为在这些“平凡的”日子里,我们遇到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然后悄悄的在脑海里给这些日子贴上了标签,然后它就变得弥足珍贵。比如,我和美国耳蜗,就有着许多这样珍贵的日子。
      从出生,我就没有听力,但那时候还不流行新生儿听力筛查,所以直到2岁,父母发现在背后跟我说话我没反应,后来,我就被确诊为感音神经性耳聋,3岁起开始佩戴助听器,并戴着助听器跟着母亲学说话,摸着她的嗓子学发音,寒来暑往,几乎每天都练习到很晚,常常一个发音要被纠正几十遍几百遍。可以说,我的语言是我母亲一点点抠出来的。
      我戴着助听器上了幼儿园、小学、初中。然而,助听器换了几个,都没有什么帮助。那时候,我家电话铃响、门铃响、关门声,我都听不见,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声音世界,对我来说就像高度近视的人眼中模糊的世界一样,什么都只有一个影子,使劲看却总也看不清,明明近在眼前,它又很遥远。那时的我,主要靠读唇,唇语登峰造极到有人站在我旁边和人说话,我仅看侧面唇语,都能看懂。但上课就不行了,老师总是走来走去,我读不到唇,只能靠自学。
      2008年8月8日早上8点,初三开学前的一天,我做了人工耳蜗移植手术。一个月以后的9月8日,在济南开机,处理器是Auria。开机时,世界对我来说,是嘈杂、难以接受的。为了不耽误学习,开机三天后我就返回了紧张的初三课堂,一边上课一边适应。在那时的我眼中,Auria的效果远比助听器的效果要好。我还记得,做完耳蜗开机的第一天,我模模糊糊之中,分辨出了家里的关门声、门铃声、电话铃声,那时的我,心中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借助Auria,我可以听到一部分老师讲的内容,在它的陪伴下,我顺利读完了我的高中、大学,走进了社会。

美国人工耳蜗使用者分享经验


      佩戴Auria的11年里,它就像一个无声的、忠诚的朋友一样,默默的陪伴我,给予我支持。它使我在安静环境中,听与看相结合,与人沟通还算顺利,使我能够在安静的环境里打电话,解决了部分工作上的难题。噪音环境里,也可以与熟悉的父母通话。
      但当我进入噪音环境,几乎全部要依靠唇语。因为工作的性质,平时的社交活动比较多,我常常要聚精会神地听别人讲话,时间长了会感觉非常心累,更别提饭店、KTV、酒吧了,在那里,我就像局外人一样。

      今年9月,我有幸在济南耳博会上体验了和美和美人鱼系列处理器。当时,会场里声音嘈杂极了,人声、环境声、音响声混在一起,我耳边全是嗡嗡的噪音。当我面对面和人说话时,我只能知道他在说话,但是人声是融合在周围的环境噪音里的,很难分辨出来,我一如既往地依靠读唇。
      但是换上和美的瞬间,我一下就感觉到了声音的丰富、清晰和立体感,真可以说天壤之别,后来我才知道,Auria只有16个声音通道,而和美、美人鱼有120个。后来,在徐老师的指导下,我换上了美人鱼Q30处理器,第一感觉是噪音变小了一些,没有像和美那样充斥我的大脑。最后戴上美人鱼Q90,它的降噪效果更加明显,我有一种人说话的声音被放大了的感觉,并且直接传进耳朵里,特别神奇。我以为我的听力之旅到这就结束了。后来徐老师又神神秘秘地掏出了CROS——哦,天呐,还有!
      佩戴上CROS的我,在会场上走了一会儿,我逐渐分辨出了音响里播放的音乐,以及工人在地上撕胶带的声音。我还听到了背对着我说话的人,说了几句话,每句话说了几个字,而且其中部分内容是清楚地听到并且听懂了的。这些,同样的情况下,我用Auria是分辨不出来的。徐老师告诉我,这样的效果,得益于Q90的聚焦功能。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是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一天是9月26日,我的耳朵尽情领会科技魅力的一天。

      第二天,也就是9月27日,在父母的支持下,我来到北京升级了美人鱼Q90,对侧佩戴CROS。
      这一个半月以来,我清楚地感受到了两款处理器的区别。美人鱼Q90的清晰程度,远超过Auria。佩戴Auria的那些年里,我和父母都认为,我最多也就听到这个程度了。可如今我终于体会到,并不是我听不清,而是当时的设备不能支持我听清。
      升级后的第一周就是国庆小长假,假期里的一天晚上,母亲随意挑出一本书来给我读,她选的是高中历史课本。她读一句,我重复一句,盲听准确率达到50%,要知道,我一出生就没有听力,3岁才开始学说话,听力语言基础都非常薄弱。母亲对我说,Auria刚开机的时候,她也同样给我读过书,还是我熟悉的课文,但是我一句也没听懂。
      不得否认,科技进步带来的成果,让我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我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更先进、更强大的人工耳蜗,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工作更美好、顺利。
      升级后的第一个月,我几乎每一天都是惊喜、亢奋的。没事儿就用对侧的CROS打电话,经常晚上走路回家,用聆听去感受世界,即便是噪音,也听得非常享受。后来我才了解到,连噪音听起来都觉得享受,得益于美人鱼Q90自带的降噪功能,让噪音变得“悦耳”了一些。
      另一个很大的变化是,升级以前,我的日常交流基本上70%依赖读唇,30%靠听。工作后的几年,我早已适应了高度集中地去和别人沟通,每天晚上到家感觉非常累。升级后的这些日子以来,我发现这个比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如今的我,日常交流70%依赖听,30%靠读唇。在聆听上有了轻松的感觉,不必再精神高度集中地去和别人沟通,这极大的解放了我的大脑。晚上回家后,也比以往更有精力去享受属于90后的“夜生活”。
      但事物都是两面性的,我听力变好的同时,另一些情况也显露出来了。我对唇语的依赖性降低,导致我读唇的能力急剧下降。这导致我的朋友、同事在日常交流中会感觉我“听”得不如以前好,甚至领导还说“你去把那个设备换回来,我觉得你戴这个的效果还没有之前的好”。这种情况下,我会和他们说,是因为我对听与看的侧重不同了,而且之前没有“听”清的,而是“看”清的,甚至有些不重要的我也不会去反问,只是应下来,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所以,现在的我,在看不懂、听不清的情况下,想要搞清楚的渴望远胜从前,因而我会在听不清的情况下,连续反问三四遍、五六遍,直到听清为止。这样的变化,对我来说是非常正面、积极的。对我身边的人来说,他们感受到的可能就是我“听”得不如之前好了。

      目前我仍在不断适应,也在不断地向朋友、同事表达我适应的过程,并且努力寻求听与看的最佳平衡。我知道,每一次更换设备,都非常考验我的心理,我已不能再去依赖我的父母,而选择不断地强大自己的“小宇宙”。
      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像我与Auria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一样,我与美人鱼Q90也会变成莫逆。Auria和Q90,都像忠诚的伙伴一样,陪着我度过漫长的人生旅途。
      我也知道,对于像我这样的听障人来说,并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但是,每一次收获都必须要努力,而且要加倍努力,这是一个不公平但也不可逆转的命题。只希望像我一样的人,我们的父母和我们自己,每天醒来,都能面朝阳光,积极努力向上。

      在我眼中,人生的旅途是平淡的,但又是跌宕起伏的,它应该是走遍千山万水后回眸一笑的洒脱。人生的旅途永不停歇,奋斗,亦永不停息。


      小编有话
      和雪晴见过好几次,从拘谨到熟悉,再到能肆无忌惮地相互开玩笑。看得出来,父母把她的性格培养得开朗而独立,她喜欢交流,喜欢和不同的人交流。
      小编对雪晴说过的一句话感触很深,她说:“因为我本身听得不好,如果再拒绝和别人交流,那对我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反而多听多说多交流才是最好的。”
      所以小编在也希望,每一位美国耳蜗的家人,都能够走出去,敞开怀抱,接纳世界,收获声音,聆听这个世界的美妙。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从不看好耳蜗,到想做对侧,人工耳蜗让我发生了什么?

下一条

让他告诉你,人工耳蜗比正常人耳听得还好有多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