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时隔6年,重获新声,美国耳蜗使他满怀希望地向着未来全力奔跑!

【美国人工耳蜗用户】雷应志 来自贵州 军人 长期噪音致聋 现使用和美处理器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至今,我佩戴人工耳蜗已经两年四个月了。重新回到了有声世界,孩子的嬉笑声、鸟儿的歌唱、青蛙和昆虫的鸣叫声,都听得清晰自然……



我曾经是一名军人,“国防身体”的我未能逃脱命运的安排。2011年部队在外训练时,我在收费站执行执勤任务,长时间接触强噪音导致耳鸣和听力下降。

当时,医疗条件的限制和不间断的工作和训练,使我的听力恶化得非常快,3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到达了右耳重度、左耳中度的听力损失程度了;到了6个月就下降到双耳极重度。这期间,我短暂佩戴了大功率助听器,一两个月后就已经无法补偿我的听力情况了。

这样的听力情况一直维持到2017年我退伍,其实很早就考虑植入人工耳蜗了,但中间因为各种原因耽搁6年之久。



选择人工耳蜗


复员后的2017年10月,我到成都华西医院进行了听力检查,终于下决心植入人工耳蜗。我之所以选择美国AB耳蜗,是在结合了性价比、配件费用和售后服务保障以及自身条件做出的选择。


耳蜗就像装修房子选材料、购家电、家具一样,品类众多让人迷惑,大品牌显然更值得信赖。所以,植入人工耳蜗也一样,要在结合自身条件的前提下,重点再在谁的性价比高,谁的售后服务保障好上做出选择。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2017年11月入院(和我一同住院手术的还有一个四川乐山的小朋友,非常可爱,听说她现在已经康复结束开始上幼儿园了。看到越来越多有听力障碍的人都能通过人工耳蜗 重返有声世界,我非常开心),医生叮嘱我千万不要感冒。

手术前一晚,医生向我说明了一些手术风险。因为国内的人工耳蜗手术已经非常成熟,我比较放心,也没有太多担忧和顾虑,只希望一切顺利。再想想很快就能听得见了,还是很期盼的。2017年11月9日中午,我被推进手术室,直到下午三点过后在病房被唤醒,感觉头被包扎一圈又一圈的绷带,伤口处偶尔有一点疼,不过很快就恢复了。

出院后,在术后的大半个月里,我走路都小心翼翼的,头也是偏向没做耳蜗的一侧,生怕动着植入体(实在是太小心了)。



再次听到声音


一月后开机,是2017年12月12日。我满怀喜悦的心情,十分自信地认为开机就能听见了。戴上声音处理器,调机师打开程序后,我突然感觉一种或者几种声音一起涌进来,调机师和家人在我身边拍手,我还听到了击掌的声音,这让我心情激动万分,于是又盼着下一秒马上就能听见。

直到调机师说调好了,我一下懵住了,怎么我没听到说话的声音,反而是像耳鸣一样的电流声,我忽然就很失望,满脑都是“天呐,这可怎么办,怎么才能听懂”,甚至怀疑有人开机“秒懂“都是不现实的。

开机后的两三天里,耳蜗电流声就消失了,只是每次刚戴上处理器的时候会有短暂的电流声,这一现象持续了一周左右就没有了,这让我感觉舒服了很多。但是,一开始的那段时间,耳蜗听到的声音非常金属化,就像敲击钢筋发出来的声音,而且所有声音都一个样,无法分辨男女声。但是,窗外的鸟叫声、敲门声、硬币落地声音,乃至走路的噼啪声我都能听见。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家里人跟我说“哥哥”、“姐姐”等简单的词,我能听懂了。慢慢地,到开机后半个月,我渐渐也可以听懂一些微信语音和公交车熟悉的站名报站。

开机后的一个月、三个月时我又去调机,感觉调机后程序变化了,以前的程序又有些不适应,所以从那时到现在的一两年时间里,我只再调过一次。开机后我利用语训软件短暂练习了一段时间,对于单字、词汇有些还是不太容易分清,但是对语句的分辨好很多。我认为,语后聋患者有语言基础,靠的是唤醒以前的听觉记忆,正常情况下并不需特定的语训,主要靠生活中多听、多说、多练习听辨,开机后的半年内是听力进步变化最快的。



点滴聆听感受


美国人工耳蜗植入用户


对于人工耳蜗的使用者来说,噪音环境下的聆听是很困难的,需要靠近植入侧说话才能听清楚,听歌时如果背景环境很复杂也较难听懂;由于人工耳蜗 对于中高频的补偿比较好,我听女生说话会比男生好一些,也就出现和这个人交流比较顺畅,但和另一个人交流稍差;此外,标准的、语速适中的普通话,我听起来也比地方话更容易分辨。

比如,我生活在贵州,当地很少有人说普通话,而且贵州的地方话语速非常快,如果吐字不清晰就很难听清。但我平时看新闻联播时大都能听懂;有过听觉记忆的话就更容易听懂了。比如路人开三轮车卖东西,喇叭播放出的“黄糕粑”、“鸭溪凉粉”、“馒头,北方馒头,大馒头小馒头”等都听和分辨得很清楚。

此外,还想分享一下我在人工耳蜗使用、养护方面的一些心得。比如,导线在冬天容易硬化和折断,我使用了热缩管把导线的两头包裹起来,起到了很好的保护效果,用到现在,我的导线还没损坏过。

时间一天天过去,听力一点点进步。现在,生活中的正常交流、电话语音的使用,连鸡鸟虫鸣的声音听起来都那么自然,感觉听人说话的声音又回到了听力下降之前的样子,音乐和歌曲也能听懂了,前段时间还试听了周杰伦的新歌《说好不哭》,听得比较清楚,只是我五音不全不会唱歌。

植入人工耳蜗之后,我感觉生活质量提高了很多,家人不用再给我写字交流了,一个人出去办事也能很顺畅地办理好。大脑识别声音后,连耳鸣也减小了许多,甚至可以完全被忽略(以前没有听力时,耳鸣特别痛苦)。现在,我还拥有了美满幸福的家庭,孩子也在健康快乐地成长。我最近想考驾照,也想自己创业或在老家搞养殖,获得了聆听的愉悦,感觉生活更有劲头儿了,很多事情想做、想一一实现,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希望美国耳蜗的技术和质量以及售后服务继续向好发展,期盼未来会有更先进、更小巧的隐形人工耳蜗出现,为听力障碍人士带来更多的福音。同时,也真诚地希望有听力损失,尤其是重度、极重度听力损失的朋友早日植入 人工耳蜗,回到有声世界,祝愿蜗友们都能有更好的康复效果,让我们一起向明天努力,向未来奋斗!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在有声世界里快乐地生活,是我余生最大的事业!

下一条

为了“你”爸爸可以做到一切,“耳蜗大神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