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关于人工耳蜗
是任由他们傻下去,还是强制干预?专家告诉你!

他们是谁?听力逐步下降、嗓门日渐升高、打岔水准日益提升、还点火就着、一说就急的中老年人。平均每个家庭中,至少都有一位这样的老人。

在古代,人到50已为大寿,整个家族的人都要来拜寿;如今,50岁还没退休,60岁尚在中年,即便年入古稀,那精神头儿还能环游世界。

然而,即便面对岁月这把杀猪刀,他们都能粲然一笑,但在听力损失面前,他们却变得异常暴躁。

老年人植入人工耳蜗

听力下降是种很令人崩溃的感觉,饶着自己听不清、听不见,脾气还特大,好像别人故意小声说话,不让他们听见一样。这是中老年听力损失最突出的特点。

随着听力损失的加剧,烦躁、不耐、火爆情绪会愈演愈烈。我们不妨将中老年人的听力损失带来的负面情绪做个分级:

第一阶段:漠视期

在听力损失刚发生时,一般生活和社交只会受到轻微影响。老年人通常对自己的听力变化并不在意,认为是注意力不集中或上火导致的,甚至很多人有“人老了听力就应该不好”的想法。其实这个时候是听力干预的最佳时机,但此阶段往往被99%的人忽视。

第二阶段:焦虑期

随着听力的持续下降,开始出现轻微的语言障碍,老年人的社交与日常生活受到影响。由于听不清或听不全,老人出现心情焦虑,性情急躁等表现,这时子女观察到父母的心情变化通常不会往听力方面想。老人通常会认为只要别人和自己大声说话就可以,但却忽视言语理解能力已经下降,当别人说话语速稍快时,已经无法理解语言含义。

第三阶段:抑郁期

听力问题已经很大程度影响到生活,言语能力持续退化,出现语言交流困难。此时老人与其他人的交流已经非常被动,当别人有说有笑时,老人常常回避或发愣,与家人沟通越来越少,甚至影响到家庭关系。

大多数人都是在这时才意识到需要佩戴助听器,但听力问题已经对思维能力产生影响。有些老人认为是助听器效果不佳,但其实往往是大脑皮层退化、言语分辨能力下降。这个时期才开始听力干预的老人需要家人帮助建立信心,交流时语速放慢,耐心进行交流,坚持康复训练。

第四阶段:自闭期

这时听力损失往往比较严重了,老人由于长期不能顺利和别人沟通,部分人已经开始有老年痴呆症的迹象,言语能力严重萎缩。这时老人的社会活动基本停止,已经处于相当自闭的状态。但即使是这个时期,再进行听力干预也不晚。

人工耳蜗

柳叶刀发布的报告显示,增加老年痴呆(阿尔兹海默症)的诸多风险因素中,就包含听力障碍。其中,与老年痴呆症病例比例最大的相关因素是早年受教育程度较低、中年听力下降和晚年吸烟(占比分别为7%、8%和5%),可以看出,中年阶段听力下降占比最高。

同时,报告也指出:中年时期未经治疗的听力损失仍是最大的可干预的风险因素。


据了解,在全球范围内,目前大约有5000万老年痴呆症患者,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加到1.52亿。

老年痴呆症会影响无数个人、家庭、以及国家经济,每年全球应对老年痴呆的成本估计约为一万亿美元。然而,已经发现有国家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比例下降,可能是由于教育、营养、医疗保健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这表明,我们是可以通过预防、干预措施减少老年痴呆发生的可能性的。

一项对6451名平均年龄为59.4岁的美国人口的横断面研究发现,听力每下降10dB,认知能力就会下降;另一项对3777名65岁及以上的人进行了25年的前瞻性研究发现,除了使用助听器、人工耳蜗的人之外,自我申报有听力问题的人患老年痴呆的几率有所增加。

在柳叶刀的报告中,专家组鼓励并倡导中老年人采取有效的干预方式,如佩戴助听器、植入人工耳蜗等来应对听力损失。

老年人植入人工耳蜗

听力损失是世界上第四大致残因素,这种情况可能使一系列心理、生理和社会并发症恶化。这其中,超过90%的听力损失与年龄有关,也就是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听力的负担也在显著加重。

对中老年人来说,最可怕的事儿不是听力损失,而是由此带来的一连串身心并发症。

对大脑健康而言,听力下降后,由于语言感知功能受损,记忆、执行等认知过程也会受到不利影响,从而导致神经健康和认知出现问题。通俗的说,听损的中老年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表达能力下降、容易啰嗦重复、记不住事儿、办事效率低等表现。

听觉受损还会影响视觉,还有证据显示,由于神经变化,听力受损可能会加速衰老。

听力受损还会增加中老年人的沟通困难,难以融入社会与周围人群交流,限制了户外活动的能力,而缺乏社交和抑郁也都是痴呆的高危因素。

国内诸多耳科专家表示,我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1/3存在听力损失,听力障碍人数已达到6000万以上,对他们尽早干预非常有必要。而与我国人工耳蜗“抢救性治疗”救助对象是儿童不同,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植入人工耳蜗的人中80%以上都是老年人。

专家认为,中老年人一旦因为听力损失引发老年痴呆,对整个家庭造成的经济及人工成本,远远高于一台人工耳蜗的费用。而中老年人植入人工耳蜗,听觉反射建立后,会明显对中枢神经起到刺激作用,减缓衰老。同时,人工耳蜗手术安全性也很高,术前做好综合评估,术后并不会出现危险并发症,但效果明显,能正常交流,生活质量能得到显著提高。目前,年龄最大的人工耳蜗植入者已达100岁高龄。


老年人做人工耳蜗手术

如此,在面对家中因为听力损失而出现种种情绪、认知、交流等方面的问题和障碍时,我们是该放任他们一点点变傻,还是尽早干预,“强制”带他们验配助听器或植入人工耳蜗呢?

小编想借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先来。既如此,我们过的每一天都应该快乐而有意义,老人也如是。或者说,老人,更应如是。

所以,为了您和家中老人的健康,带他们去做个全面的听力检查,该配助听器配助听器,该做人工耳蜗人工耳蜗。不要对人工耳蜗产生恐惧,它就像做心脏支架、白内障手术一样,是一种对听觉衰退或丧失的刚需治疗方式,既不丢人,又不花冤枉钱,反而会让他们的晚年生活更愉悦、更健康、更有心气儿地过下去。


而对人工耳蜗的选择,绝对不是凑合,更不是像助听器那样随便买一个,而是要以无障碍地乐享幸福晚年和提升生活品质为核心。因而,人工耳蜗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

它除了要满足基本的听说功能外,还要能老人对晚年生活的需求,比如,

无障碍地畅听电话、电视、广播、电子书等各种电子设备;

充分享受音乐的乐趣和对广场舞的追求;

和同学、战友、老同事聚会时再多的人一起交谈也能畅聊无阻;

跑遍全国各地或环游世界时不受风噪、回声、突发强噪音等环境音的影响;

轻松应对餐厅、KTV、地铁、学校(接送孩子)等各种可能出现的困难环境;

支持各种运动、爱好、工作(返聘、兼职或临时工)以及由此产生的外事活动;

帮儿女带孩子,陪伴孙子、孙女挑战各种“极限”;

甚至,

与老伴儿携手漫步时心血来潮的轻声细语……

如此,才不枉度余生。我们想要的这些,美国耳蜗都能做到,不止,它还能给老人的晚年带来更多生活惊喜。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原来,人工耳蜗那些老生常谈的数字竟有如此深的含义!

下一条

谁再说人工耳蜗手术需要开颅,就这样diss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