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用户分享
微风品鸟语 静坐听风吟~

美国人工耳蜗美人鱼Q90植入用户

美蜗用户 :刘一恒 18岁 来自河北 大前庭 2017年植入美国耳蜗  使用美人鱼Q90处理器


小的时候,我就感受到我的听力似乎异于常人。这是因为,上课时,老师说话的声音只要稍微小一些、低一些,我就会听不清。学拼音的时候学到z和zh,我也总是闹笑话。

看到课本上的四字成语“鸟语花香”的时候,我经常会想:“鸟语”是不是一种形容词,一种诗人为了描述春天的意境而臆想出来的,因为我从来没到听过鸟叫声。无奈之下,家人对于我采取了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戴助听器,虽然助听器的补偿不能满足我的对听的要求,但是如果能这样将就着过一生,我也认了。


可是命运却没能让我如愿。

7岁那年的一个下午,我的耳朵突然完全听不见了,还伴随着剧烈的眩晕。眩晕过后,耳朵慢慢又能听见一点点,可后来又陆续、反复发作了几次,最后一次发病,我已经15岁了。躺在病床上,我强忍着晕眩告诉自己,过几天就会好的。可是,过了一个月,我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万般无奈之下,家人只能带我到北京301医院进行检查,医生说我需要植入人工耳蜗。其实在我听力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和家人就已经开始在逐渐了解人工耳蜗的一些相关知识了,但还有很多具体的技术、手术等并不清楚,所以我对人工耳蜗还是有一定的恐惧和排斥。

这个时候,美国AB耳蜗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到了我们的身边,为我们耐心地讲解人工耳蜗的产品性能、技术特点、使用效果、优缺点以及手术过程、术后的注意事项等,在工作人员细致的讲解下,我们对人工耳蜗有了更深入的认识,我也逐渐放下了戒备,开始认真准备手术。在对比了国内的三大进口人工耳蜗公司后,我们最终选择了拥有技术优势且服务细心周到的美国AB耳蜗。在工作人员的积极安排和协助下,我进行了全面的术前检查。

美国人工耳蜗美人鱼Q90植入用户

301医院的杨仕明主任为我做了手术。手术前的我十分的紧张,不过在家人、护士、耳蜗公司人员的安慰下,我慢慢放松了下来,伴随着麻药,我逐渐失去了意识。手术很顺利,术后的反应也很好。


开机的前几天,我十分紧张和期待,一方面,我非常渴望重新听到声音,另一方面,我又害怕听到,不知道开机后听到的会是怎样的声音。当真正坐下来等待开机的那一刻,我的手都在抖,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开机人员,看到他向我微笑并点点头,我知道开机完成了,下面就要听到声音了。


家人一下子聚到我身边,跟我说了几句话。我听到声音后,没有预料中的狂喜,因为在我听来,家人们说的话,在我听来都是“啊啊”这累的简单音调,我把情况如实的反馈给调机师,他告诉我这是正常的,每个人开机的反应都不尽相同,我听力损失比较严重,虽然佩戴了很久的助听器,但补偿效果并不理想,人工耳蜗开机后对声音感知不清是很正常的,需要勤加练习来逐步适应。

美国人工耳蜗美人鱼Q90植入用户

了解到这些后,我心里虽然些许安心,但脸上还是掩抑不住的失落。在家适应了几天后,我就来到北京的康复学校进行了数月的言语听力康复,一开始,我听到的每个字节都是模糊的,但随着适应、训练,我使用的美人鱼处理器的优势渐渐凸显出来,我可以很好地进行分辨了。

结束了几个月的训练,我回到家,继续通过听新闻、听歌、与别人交流等较高难度的方法来提高自己对声音的认知和分辨,我的听力变得越来越好——走在冰雪未消的河面上,我能聆听每一寸冰在脚下破裂的声音,听流水潺潺,听石子激起涟漪;踏入山林,我终于感受到了莺啼燕语,听风吹花草,听风拂树梢,仿佛山在语,水在笑,阳光在舞蹈,每一寸天地,都有无尽的意味。

美国耳蜗公司调机师的帮助下,我收获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生活体验。现在,我已经回到校园,融入了集体和学习生活。在美国耳蜗的陪伴和助力下,我听课更有效率,学习效果更好,与人交流也更顺畅了。

感谢美国耳蜗,愿我的听力更好,愿美国耳蜗能帮助更多听力障碍的人重归有声世界、重新成为与常人无异的社会人,也愿天下所有的人工耳蜗用户能拥有更好的生活。

返回
列表
下一条

“美人鱼”开拓了我的人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