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关于人工耳蜗
疫情之下,听障者也许有了它,这些悲剧就不会发生!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快2个月了。突如其来,且来势汹汹,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仓皇应对,这其中,也包括听力障碍的人。
如果说,于听障群体而言,生活中的听、说障碍无处不在,那么疫情之下,这种障碍更为凸显。

听障者如何治疗更有效


小编看到一组数据。在武汉,登记在册的听障人士有1.3万人,据武汉市聋协不完全统计,在武汉的聋哑人已有24例确诊,10例疑似,6例死亡……

疫情的爆发,让这个群体举步维艰。因为电视新闻没有字幕,看不懂,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从疫情之初,就比听力正常的人获取资讯滞后,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也比正常人慢,防护物资短缺只能干着急,甚至求援都成难题。

没有手语翻译,大部分听障者生活中只能通过读唇、观察对方的表情来猜着沟通,但疫情中的防护衣和护目镜却断送了这一可能。

有人说,还可以写字交流啊,这确实成了当下听障者唯一可行的沟通方式,但这对不识字的人怎么办呢?

所以,很多听障者在生活中最常见的表现,就是不懂装懂。

 这种现象不仅仅存在于聋人群体中,很多人工耳蜗使用者在生活中也常常会不懂装懂,或是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而当疫情到来时,看似已经因为植入人工耳蜗而脱离了听障群体的他们,被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又“打”回了听障。

听障儿童自卑心理

看电视了解新闻,慌

不是只有耳聋的人看电视困难,大多数人工耳蜗用户也一样。不是因为听不见,而是因为听不清,从这个层面上讲,他们获取疫情咨询的速度比耳聋者快不到哪儿去。
为什么很多成人耳蜗使用者在有了一定的语训基础后,想要提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看《新闻联播》,因为电视、广播的声音,也就是被人工耳蜗使用者俗称的“电子音”,和面对面交流的言语声,在聆听感受和分辨上有很大差别。
其实,听力正常的人也有这样的感受,很多人在家看电视喜欢把声音开大一些一样,其实电视的音量已经超过正常说话的音量了,但这样听起来感觉更清楚。
这是因为一来电视的声音传输是数字化的,和人工耳蜗一样,“求真”一直是电视声音技术发展所追求的目标。何况,现在我们日常使用的高清电视声音有多种格式,而我们聆听到的不一定是原始的声音格式效果,听起来会失真;再一个是由于声音扩散在空气中会发生损失,而空气对声音的吸收也会随着频率升高而增强,也就是说,越是高频音在空气中的损失就越多,当电视中的声音扩散、损失后再传给人工耳蜗进行处理,再被听到,就像一张被传播了若干次的图片,有多虚,不难想见。
所以,这也难怪人工耳蜗使用者很难通过电视获取疫情相关资讯,但凡新闻主播读得快一些,没有画面、字幕、数字的辅助,想获得最准确、最完整的一手信息,难。

听障儿童在家上网课要注意什么

在线互动上网课,怕

随着各行各业大面积复工,大中小学校、培训机构也都已经陆续开设网课,很多孩子和上学一样,要从早上到晚。
对大多数人工耳蜗孩子来说,网课无疑是一大难点。如果说,以前偶尔上个网课都有爸妈在旁陪读,不会的反复讲解,那么现在能陪读的爸妈少了一大半,网课频率和时长翻了几翻,不但要靠自己独立在线听课,还要和老师互动,实在让人头疼。
先不说网络是否稳定,口型和人声是否存在不同步的情况,单说视频的声音采集和传输质量,听力正常的人都感受过,听不清是常事儿。所以,我们往往会戴上耳机,入耳式或降噪性能好的头戴式耳机,能听得更清楚些。
然而对于大多数人工耳蜗使用者来说,如果你的麦克风少的可怜,且只存在于处理器机身上,那么即便在安静的居家环境中,上网课的聆听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一则麦克风太少且没有朝向前方,收音效果比较差,二则入耳式耳机显然用不了,头戴耳机又无法把整个处理器扣在耳机里,想听得清楚就很难,所以大多数耳蜗孩子上网课就是凑合。

而除了要上网课的孩子,还有很多成人耳蜗使用者要通过网络面试找工作。


听障者戴口罩如何交流

戴口罩交流,瞎

听不清没关系,我能读唇,这是不少人工耳蜗使用者具备的“特异功能”。的确,在它的辅助下,在很多困难环境中他们也可以顺利交流。然而口罩一戴,交流白瞎。
口罩不但遮挡住了口型,还给嘴糊了一层膜。疫情期间,每人每天要隔着两幅口罩(你一层,我一层)、在一米开外交流,听错、打岔、重复、大声喊话的概率激增,言语分辨能力大幅下降,这还是听力正常的。反观人工耳蜗使用者,很多人现在和陌生人交流的现状是,安静环境下还好,但需要重复,吵一点的地方很难分辨,交流存在很大障碍。
面对面变打电话,累
疫情之下,很多业务沟通已经由面对面开会、拜访变成电话沟通。听力正常的人一天接十几个、几十个电话也会崩,何况人工耳蜗使用者。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工作是涉及到接打电话的。
很多使用者说,如果在家里,环境相对安静,就用免提接。这样的方式,偶尔可行,一旦电话量多了,通话对象和内容的复杂性、私密性、陌生率上升,甚至需要几个人开电话会议的时候,免提也一样不好使。

说了这么多,都是大多数人工耳蜗使用者在疫情之下的生活障碍。我们说过很多次,植入人工耳蜗的终极目的,不仅是为了简单的听、说、交流和基本生活,而是为了无障碍的听、说、交流和享受生活。否则,永远是凑合。
很多植入者说现在过的挺好,好与不好,好到什么程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生活中有太多突如其来的不可控因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让人工耳蜗使用者重归“听障”,噪音环境如是,多人交谈如是,疫情也如是。
既然不可预见,那为什么不为自己或孩子选择一款能够帮你轻松面对各种突发状况、突发情境、突发困难的人工耳蜗,来避免各种可能出现的障碍对生命的威胁呢?美国耳蜗的用户,在各种最新技术、性能的助力下,就可以从容应对疫情之下出现的上述一切困境。因而,真的没有什么比在突如其来的困境中,还能想个正常人一样应对更让人快乐的了。
我们常说,遇事识人,买东西也一样,选耳蜗也一样。只有遇着事儿了,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好使。
返回
列表
上一条

你一直想错了,人工耳蜗根本就不是干这个用的!

下一条

有中耳炎还能做人工耳蜗手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