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70-1898
涅槃重声

涅槃重声

- Nirvana rebirth -
从毁灭死亡到涅槃重生

17岁那年,因为打篮球受伤,校医院未消炎给我注射了庆大霉素,导致我的听力受到了损伤。当时我感觉到震震耳鸣,去医院检查后诊断为双耳感音神经性聋,听力曲线是陡降型的,高频段衰减到70分贝。

从毁灭死亡到涅槃重生

我整个人都懵了,大脑一片空白,清醒过来的一个念想就是:说话就高考了,我该怎么办?!父母迅速给我配了双侧助听器,可助听器似乎和我之前听到的声音不大一样,而且有时候老师声音小一点、跟同学聊天吵一点,我就听不清楚。

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开始消沉,变得孤僻、自卑。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纠结于那场事故,懊悔、怨恨、抑郁,上课但凡没听清楚,心里突然就特别烦躁,后面的内容干脆不听,宁愿回家自己"啃书";爸妈特意找各科老师给我开小灶,可我极其抵触,我总觉得所有人看我的眼神别有用心;在家里经常莫名其妙发脾气,爸妈知道我压力大,一直隐忍、劝慰……

在这样的状态里,我经历了高考,基于以往的学习基础,勉强考上了一所还不算太糟的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又在职进修,过着一个看似正常人的生活,表面上与人无异,内心却从没阳光过,因为听力在这几年间一直在下降,终于在我26岁时下降到了100分贝。

9年间,我选配过西门子、斯达克、峰力等多种型号的助听器,但还是感觉越来越难听清楚了。开会的时候,经常面临三五个人同时激烈讨论的场面,我的反应、对答完全跟不上;跟陌生客户沟通,往往要费力地盯着对方的唇,仔细分辨,又要适时解答、应对,时常出错;多年来助听器补偿不到位,导致我自己说话都开始变形,音量大、发音不准、大舌头……也因此,工作一直疲于应付,毫无建树。

我的助听器调机师曾多次建议,像我这种情况,听力衰减超过90分贝就该植入人工耳蜗。我一直知道它的存在,却忙于学习、工作没有了解,直到我实在听不见了,才冒出了一个念头:为什么我不去认真了解人工耳蜗呢?我一定要做好的!

于是,我开始从网上了解各种关于耳蜗的信息,知道耳蜗植入从上个世纪70年代便开始临床实施,是一项成熟的技术;目前国内三甲医院都采用微创手术的方式,风险很小;耳蜗和助听器工作原理完全不同,听音的感觉也不同。

美人鱼Q90外机和MS电极

通过了解,我感觉美国耳蜗在国内发展得很好,也是有进取心、具人气,售后服务有保障,特别是去年和峰力集团的强强联手,同属于SONOVA听力集团旗下,打造出的必然是好的产品,给我吃了颗定心丸。美国耳蜗吸引我的是美人鱼Q90的外机和MS电极,它的功能、产品设计参数都非常好,但这既是好的产品,价格也不菲;紧接着我看的是澳大利亚的产品,价格也很高。结合我在网上搜到的都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信息,奥地利的很少,于是我就在这两家之间考虑。

美国耳蜗

我戴了9年多助听器,深知听力补偿之路的艰辛,既然选择做耳蜗,而且一次植入双侧,就必须要选技术、效果好的,不能凑合着过后半生。经过多方比较,我更比较倾向于美国耳蜗,因为它各项性能都是好的,尤其是MS植入体,电极在耳蜗内悬浮,能让我保留结构完整的耳蜗,给未来毛细胞再生技术留有利用价值。

父母也很支持我,帮我到处筹钱,终于在去年4月我接受了双侧人工耳蜗手术。从住院到出院大约7天。术后伤口愈合得很好,大概出院后两周我就下水游泳了。

对于一个常年戴助听器的人来说,开机"秒懂"应该是很正常的,所以刚开机时爸爸妈妈说的话我都能听懂,重要的是,耳蜗的声音是助听器完全不能比拟的,声音非常情绪,和我听力正常时听到的声音几乎无二,比我预期的好太多,带给我极大的惊喜和信心,让我整个人一下就振奋起来,沉寂了多年的心也渐渐活了起来。

经过3个月短暂的康复(由于植入前一年多时间里助听器补偿太差,导致我听音不清晰、发音些许不清),家人都反应我基本上已经恢复到初期的交流水平。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和戴助听器的那些年相比,我听声音的感觉有多么大的飞跃。

我开始疯狂的弥补近10年的遗憾,除了工作,我几乎耳机不离身,各样的音乐我都会听,还试着用APP自己录歌。让我傲娇的是,美国耳蜗听音乐的效果真不赖,术前和术后接触到的其他品牌耳蜗的同龄人,基本上无法听音乐,这让我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每个周末,我都会主动约上三五好友聚聚,和他们畅谈。即便再吵闹的环境,我也能清楚地听到坐在不同位置的每个人的话,甚至大家七嘴八舌开玩笑,我也可以get到,这也是很多其他品牌蜗友实现不了的,他们对我的聆听状态充满艳羡,几乎所有朋友都对我的"逆转"感到惊诧;随之而来,工作变得得心应手,游泳、健身变得游刃有余,啸叫的地铁里听歌变得肆无忌惮,变得驾车出游边听歌边和朋友聊天变得轻而易举,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变得再无障碍,我还因为在线唱歌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当然,作为听障者我还是有些心虚和担心的,但第一次见面结束时,她的一句"你不说,我完全不知道你做了耳蜗",让我信心倍增!

李宗盛的歌里唱"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说出了我的内心写照,没想到美国耳蜗将我的人生彻底逆袭了。我经历了一场从抑郁、消沉、封闭的心里死亡,到涅槃重生的人生蜕变。说到底,选择植入耳蜗,选择植入怎样的耳蜗,选择植入耳蜗后怎么做,都是在对自己负责,因为耳蜗改变的不单单是生活,还有命运。